微读吧 >> Unclehome >> P大奇人 - X教授

手机扫描下方二维码

P大奇人 - X教授

2018-05-04 UncleLeslie Unclehome


今儿是五四青年节,昨儿为了不给P大校庆添堵,这公号里的那篇“此间的少年”被删了。很好很和谐。


北大是一个充满神奇的园子,在里面遇到了形形色色的奇人。今天是五四青年节,我们来说说X教授的故事

尽管现在已经成为知名M大学教授,当年的X教授在北大还是颇为猥琐的:X教授总是在新生入学的当口,做出电车痴汉一般表情的站在三角地路口,搭讪着每个看上去像新入学的大一女生:同学,需要帮忙么?当然,由于X教授表面上看起来比较憨厚老实,有不少新入学的女生欣然让这位师兄领着办理各种手续。这让X教授回到宿舍后很是雀跃,悄悄的在自己的小本子上写下A师妹、B师妹、C师妹、D师妹等各种编号。我们不懂编号涵义的一帮同宿舍纯洁的年轻人,还暗自揣摩了这ABCD编号的涵义,终于得出这是安徽\北京\重庆东莞的缩写。直到后来出现A1B3E师妹的编号,百思不得其解是哪座城市(鄂州?)。- 那时的我们还是多么的纯情!虽然X教授总在师妹入学的时候出现在不该他出现的地方,但X教授最终还是娶了个非北大的妹子:用宿舍里兄弟的话说,X教授这样的北大才子,祸害北大妹子还是差了点意思。X教授当年追自己太太的时候,来的也挺直接的,用他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在宿舍里打电话:喂,***,我要追求你了,怎么样?给个机会呗?不,我的意思是:给你个机会呗?WTF?一宿舍的人心想:还有这种远程求爱的操作?结果X教授还是追上了太太。不过X教授在年纪大一点的时候,经常拍着身边人的大腿哀嚎:当年怎么就没想明白,结婚那么早呢?现在这小姑娘,一个个都肉影肉现的撩人,后悔啊!我们常常Diss X教授,你过去是有贼心没贼胆,现在发了点小财,贼心贼胆全有了,可贼没了,也不好使啊!

X教授在北大的时候经常和我秉烛话人生。尤其是在北京的夏夜,那时的宿舍里并无空调,除开在水房里用一盆一盆的凉水泼洒自己年轻而炽热的胴体之外,X教授和我穿得不是那么矜持的在宿舍里,赤着膀子,X教授一遍又一遍、如祥林嫂般的向我说起自己的励志故事:当年X教授成绩并不好,考试总在班级的后25%,差一点被送去从军。结果X教授某天听了北大的校园民谣而不可自拔,发誓一定要到“看每一朵鲜花\爱每一个女孩”的一塌糊涂校园里念书,后来学神托梦告诉了其考试答案之后果然梦想成真进入北大。“这就是我人生成就的最高点了,伟华!”X教授涨红着脸,挥舞着他当时还并不肥硕的胳膊,同时用他那吓死人不偿命的嗓子哼唱起“爱拼才会赢”的歌曲。后来的事实证明,X教授的北大之旅并不是其人生中的最高点。北大毕业之后,X教授先去了一家房地产央企,在央企总部的格子间里,X教授用自己的斗鸡眼偷瞟着比自己年级大了不到十岁的猥琐处长,想尽了一切刑法上无法追责的取而代之手段而不可得,终于毅然决然的挂冠而去,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大学教师。

X教授的学界生涯及其顺利,靠着他百试不爽的忠厚面容和听起来让人心悸的浑厚笑声,还有一些别人看不懂的文章,他迅速的在业界树立了自己的名气,也在很年轻的时候就评上了正教授。除了专业文章,X教授出了不少“此处删去若干字”的通俗书,还被邀请到英国牛津讲学,题目是诸如:“中国古代房中术对人类文明之贡献”、“论孟子民贵君轻对西方民主之启示”之类的高深话题。操着他那一口河南味道的英语和类似印度人讲英文的语速,X教授经常被西方学界朋友认为是印度哪个村子里出来的励志成功人士。搞得X教授一和西方朋友见面,为了避免被认为来自印度,首先就会表明自己来自河南驻马店的身份,“It is a very very very big city, very very very close to the capital of china!". 你看,这么多年,X教授还是以他来自驻马店的著名教授身份感到自豪。

早些年的X教授还是养成了勤俭节约的习惯,以至于在去伦敦之前,还偷偷问我从希思罗机场去牛津如何坐火车去。彼时其已经是M大教授,包个Limousine并不在话下 –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当年X教授在北大四十七楼半夜爬起来偷偷煮方便面时为加一个蛋还是两个蛋而苦苦思索的表情。当然,为了不惊醒宿舍兄弟从而分食他的小浣熊方便面,X教授在黑灯瞎火的宿舍里碰着泡面吃的专注表情倒是没有记录在册。

在房地产央企的短暂经历,使得X教授热爱上了买房。在北京房价还不是那么贵的年代里,X教授总是穿着布鞋,行色匆匆的奔跑在各大售楼处,和不同的售楼小姐喜笑颜开的讨论着买房送香吻+折扣的生意。不到几年,X教授的房产遍布京城的各环,手机里也收集了各色售楼小姐的电话,他都很谨慎的把她们在手机里标上10086,10087,10088等名字。“手机就是手雷啊”,X教授经常有感而发。虽然如此,X教授的聪慧使得他的婚姻一直美满。“哥们,这离婚一次成本太高!我这媳妇儿没啥不好,我找我们驻马店排名第一的半仙儿算过,她挺旺我的”。有一次X教授打车回家,出租车司机一不小心开过了他在二环的家,司机满怀歉意的望向X教授。X教授手一挥,师傅,没问题啦,小意思啦,继续开!去我三环、四环或者五环的家都是可以的!司机师傅一时没搂住,睁大着眼睛高声问X教授:哥们,你家也拆迁啦?!

作为X教授的同宿舍兄弟,看到X教授一路以来在职业生涯里高歌猛进的态势,除了暗暗羡慕之外,还是只能暗暗羡慕。毕竟像X教授这样的人生赢家,在北大也并不总是常见。我们总是偷偷的想:白天是教授,晚上是禽兽的X教授,如今在小本子上又记了多少女学生的名字哇。我又一次偷偷的告诉X教授,说给他写个八卦记录,X教授大声叫,兄弟,使不得,使不得,我现在好歹是个正面形象,不少女博士都视为我为偶像。这光环一时半会儿可让它破灭不得!

X教授对于自己的幽默本事儿很是得意,经常说自己在课堂上逗得女学生“花枝乱颤”。其实大家都知道,他的幽默,主要来自于他的印度式口音。乡音无改鬓毛衰,X教授在P大的时候就长得着急,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这着急的容颜倒是一点没变,我看再过几年,就能和他的年龄对上号了,所以他经常说自己是Senior Handsome,是不是Handsome倒是见仁见智,Senior那可是一直以来没有变过的。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见到X教授,仍然还是以嘲讽和打击为主。X教授从来不以为意,总是和我们嘻嘻哈哈的开玩笑。以致于每次我见到X教授的时候,脑袋里总回响起Bob Dylan的那首歌: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Before they call him a man How many seas must a white dove sail Before she sleeps in the sand ... How many roads must X 教授 walk down, 才能从驻马店到今天?

以上关于X教授的描述,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虚虚实实,实实虚虚。如曹雪芹所言“将真事隐去,用假语村言”,纪念当年往事。

祝P大120周年校庆愉快,祝此间的少年保持初心!

P大图书馆藏书。


迅速加入超过500名公司高管及专业人士加入的跨境并购交易实务小密圈,探讨跨境收购实务、发展及项目机会!



一个是中国律师和中国律所尚未有足够能力提供服务的国际油气上游实务交流小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