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读吧 >> 国际电讯 >> 马克龙与特朗普的“兄弟情”

手机扫描下方二维码

马克龙与特朗普的“兄弟情”

原创2018-04-26 the New Yorker 国际电讯


点击上方“国际电讯”可以订阅哦

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意见


有观点认为马克龙与特朗普的结盟是私人间的、令人意想不到的。从特朗普的角度来说,恐怕是这样的。


法国总统马克龙陪同美国总统特朗普


法国总统马克龙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第一次会面是在去年春天北约布鲁塞尔峰会上。彼时马克龙当选法国总统仅数周。如果双方一见面就开始较量,那便会是全球主义与美国优先,进步主义与平民主义,乐观主义与衰退主义,年轻人与老年人之间的较量。早上的会面上,他们使劲拉对方的手臂,就好像要将沙子中的绳子拽出来一样。下午公开接受媒体拍照时,马克龙在与特朗普握手前,故意耍了一下小把戏,而特朗普猛拉着马克龙,就好像开始拉锯一样。因此,当数月之后马克龙邀请特朗普访问法国时,媒体们都感到十分惊讶。


 “马”“特”的“兄弟情”

马克龙热情地迎接了特朗普,并谈到了两国具有历史意义的盟国关系,这也是他邀请特朗普访问的原因。当时正值法国巴士底日游行,总统和第一夫人们在埃菲尔铁塔共进晚餐。第二天,特朗普称赞马克龙是“一位伟大的总统,一位强势的总统”。但他曾经退出了巴黎气候协定,表示巴黎的部分城区过于“激进、危险”以至于警察都不愿意去管理,并表达了对极右主义领袖马琳庞勒的赞赏。马克龙则表示,“我十分尊重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的决定”,并表示自己与特朗普在叙利亚化学武器问题上有着共同的底线。但他却曾经高调抨击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并模仿特朗普,在推特上发出“让我们的地球再次伟大”的呼吁。因此,美国与法国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而马克龙和特朗普的关系却不是一般的亲密。

 

总统与第一夫人们共进晚餐


本周一,马克龙抵达华盛顿进行首次正式国事访问,并将出席参、众两院的联席会议。这次,两人将共同参观芒特弗农。特朗普和马克龙的“兄弟情”体现了他们之间私人的、出人意料的同盟关系。从特朗普的角度看,这是可能的。在他缺乏政治手段又道德空虚的任期里,讨好谄媚十分重要。而以讨好为出发点的政治关系是不可靠的。在那些使他感到自己十分重要的人中,特朗普可以很轻松地认定所谓的“伟大的人”。


 “兄弟情”的背后隐藏着什么?

马克龙早就想和美国总统搞好关系,无论总统是谁。而这位总统却是特朗普,一位疏远了几乎整个世界的人。这使得任何想要和他搞好关系的人都看起来不像是走狗,而是训象师。德国总理默克尔因政策差异而退居二线,英国首相特蕾莎·梅脱欧缠身,而在年龄与性别上都不具有威胁的马克龙做了特朗普的欧洲中间人。马克龙自愿调解土耳其与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之间的冲突,并在当黎巴嫩总理萨阿德·哈里里在沙特宣布辞职时,充当了一名调和人。他似乎已经想好,法国国际形象的提升需要他做出一些妥协。除了在美、法有分歧的事务上选择了妥协(比如气候变化,伊核问题等),马克龙还履行了特朗普提到的琐碎事务,比如作为北约成员国,军费开支应提升至GDP的2%。

 

与特朗普的交往对于马克龙来说,并没什么异常,他本来就热衷于在面对面的较量中争取胜利。在马克龙的激进改革政策导致国内不满,大批地铁工人发起针对他限制退休福利的罢工,并打算持续到六月时,法国BFMTV新闻网问道:“总统先生在应对本国人民激烈甚至有时粗鲁的政策时,有没有像他与特朗普交往那样得心应手?”马克龙同意接受福克斯新闻记者克里斯·瓦莱斯的采访十分符合他的性格,尽管一些美国自由党派人士对此感到失望。正如他曾经所提出的对外政策:“我们会与每一个人交流。”这或许是这一政策的充分体现吧。


美法的对叙态度

在叙利亚一事上,法国前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觉得自己被奥巴马严重背叛了。美国的德国马歇尔基金会 The German Marshall Fund of the United States)在一则近期政策概述中注意到“从法国的视角来看,美国的不可预见性的确先于特朗普存在”,在法国的外交圈子中,转折点在于2013年阿萨德政权突破“红线”之后,奥巴马决定不对叙利亚动武,而此时距离法国预定加入轰炸叙利亚任务的时间仅剩几个小时。法国外交部长表示说这是一件改变世界的大事,它将会持续地削弱美国的信用度与可靠性,同时这也为几个月后的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增长了士气。最近对于叙利亚的联合空袭也是特朗普对马克龙好意的回报。两个国家都选举了新的领导人,其中一个改变了他的行为。马克龙也公开表示自己对特朗普的这一转变功不可没。他表示:“大约十天前,特朗普总统表示美国应该从叙利亚撤兵了,而我们劝他留下,因为这很有必要。”除此之外,他表示“我们还在他通过推特夸下海口之后劝服他,限制针对化学武器的打击。”


 “兄弟情”---冷酷?亲密?

真正的问题并不在于特朗普与马克龙到底是不是朋友,而在于为什么这么做以及如何收场。马克龙会利用他的社会资本,去支持一个能够完全在财力方面或是更多方面压倒法国的国家吗?马克龙是一位狡猾的朋友。当他向奥朗德确保不会竞选总统后,却出尔反尔,将他的上司从竞争中踢了出去。前任奥朗德首席顾问甘策在备忘录中写道“政治是具有斗争性的运动”。这显示了马克龙四处收集获得的竞争性优势。马克龙认识奥朗德之后告诉甘策:“他有一个弱点:一对一谈话的压力使他吃不消”。“最后发言的往往会获胜。”有人怀疑他也对特朗普作出了同样“冷酷”又“亲密”的评价。


【作者】Lauren Collins

【作者简介】 The New Yorker专职评论员



图片来源:The New Yorker

编辑/任珂

翻译/穆伯扬

校对/董一

排版/余稷荣

原文请戳下方“阅读原文”

国际电讯微信二维码
国际电讯微信二维码
国际电讯 热门文章
国际电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