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读吧 >> 卓坊间 >> 首次听说:戴领袖像章居然有这么多讲究! | 珍藏朝「鲜」

手机扫描下方二维码

首次听说:戴领袖像章居然有这么多讲究! | 珍藏朝「鲜」

原创2018-05-01 卓越兄 卓坊间



这是现当今唯一戴领袖像章的国度。神化,就是一种信仰。对基督如此,对在生的人如此,对逝去的人如此。


瞧见没有,这次过三八线,随扈戴章了、随从戴章了,妹妹也戴了。就是他没戴。讲究?他决定了,即是。



我存有这枚领袖像章


据说,能上像章的,必须是仙逝的领袖。而能戴这么像章的,必须是够级别的。不是你敬仰领袖,想戴就戴的。当然,那些出国门为朝争光的,就属于「够级别」的。


2015年,金正恩就被观察到时而戴像章、时而不戴像章的情况。对于不戴像章,外界的解读是:




这是金正恩开始走出祖辈光环,开启独立政治生涯的信号。韩国东国大学朝鲜学系金榕炫教授表示:「如果是因一时疏忽而忘记佩戴徽章,那次数也有点太频繁了。」他分析说:「可以说具有从金日成和金正日的光环中脱离出来,将重心转移到‘金正恩治下’的象征意义。」



两个第一夫人在饭桌上言谈甚欢,你发现没有,李雪主这次并没有戴像章。


早在2013年,她在参加金正日去世2周年锦绣山太阳宫参拜仪式时也未佩戴徽章的情况。因此被韩国媒体议论着。



我去杨锦麟的锦绣麒麟上节目的时候,因为谈了朝鲜的话题,戴了「双金」像章。但据说,外国人是无戴双金像章的权利的。好在,我是他们的友好人士。



有一年去采访亚洲排球锦标赛,我紧盯朝鲜女排。一次跟领队聊天,我试图去触碰领袖像章,结果被猛地挡了回来。显然,我此举属于冒失行为,在其国内是有可能被扩大化的。


但是朝鲜女排对我甚好,因为我给她们拍了很多照片,后来还洗了出来,送到酒店。为此,领队专门送了我一个白桦林题材的贝雕画,我存在了卓坊工作室。



朝鲜的艺术作品,水平是不俗的。中国的书画市场,时常有朝鲜艺术家的作品拍卖。在政治气氛如此肃然的国度,做出来的东西,至少有一点可以保障,就是不浮躁。


我香港的老同学存了这幅《海金刚》油画,一次他忍痛割爱,分享给了我。他知道我对朝鲜情有独钟。


这幅油画的作者叫:宋明信,是朝鲜人民艺术家,朝鲜文学艺术总同盟艺术评委会委员。



我对赠我油画的老同学说,我付你朝币吧。他问,你有吗?我随身掏出来,说:喏!


同学问,你这朝币是丹东发行的吧。我笑了。其实,这不是假币。


众所罕知,2014年,朝鲜曾换了一版新货币,引发了不少猜测。新版5000面额朝鲜纸币的正面图案不再是金日成的头像,而是金日成的出生地万景台故居。背面图案被换成陈列金日成和金正日所收礼品的“国际亲善展览馆”。而旧版的5000面额朝鲜纸币,万景台故居被印在纸币背面。


朝鲜2009年采取币改措施时已将面额2000和1000的朝鲜纸币上的金日成头像删除。这样一来,朝鲜所有货币上都不再有金日成的头像。这被外界认为是金正恩去祖辈影响力的做法。


朝鲜发行新币的主要原因是旧币流通周期过长,币面受损严重,朝方认为这损害了朝鲜已故领袖的尊严。



有些东西是金钱换不来的,比如这些——有年份的《朝鲜》画报和《今日朝鲜》杂志。


这是继《人民画报》,我家里存得最多的画报,以1970年代发行的居多。以前的社会主义国家,有相互印发各国文字的画报的习惯。我存的旧画报都是中国版的,所以没有阅读的障碍。




这样的画面,你读起来,是否似曾相识?是的我们有过同仇敌忾的日子,我们有过口诛笔伐的志向。


这些画报记录一个时代,写下一种取向。在我看来,走过路过都是经过。没有对错!



这是朋友去平壤,给我带来的。说的是2013年的金正恩,那时候的他还稚气方刚,而今——你必须给他一个「老练」的评价。



朝鲜的书,我存了不少。包括这种你可能认为最难啃的,你要研究这个国家,就得什么营养都吸收,这样才会理解这个国家的实质。在评价当今现象的时候,你才有可能透过本质去看问题。


行到水穷处,坐到落雨时。一个人或者一个家族,统领一个国家,是有其历史必然的。我喜欢用「原理」说,来解读万物。所谓的存在即合理,就是这个意思。




朝鲜领导人是很有艺术细胞的族群,他们的电影、戏剧、音乐,都可以上世界一流的档次,哪怕是政治味十足的宣传画、邮票都可以令人爱不释手。


我至今为止没存过一张他们的宣传画或者海报,据说撕宣传画是犯法的。入乡随俗嘛,再俗也要随。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我至今不太敢去这个国度。


我收藏这个国家的宝贝,因为看得惯他们。任何国家都有理由以各种形态存活,因为此,也丰富了这个世界的多元。尽管在你的眼目下,必然牺牲某些什么——人或物,或权利。



最后,我顺着文在寅的口气,祝这个国家越办越好!把上述宝贝封存起来,也许再过30年,朝鲜人看起来都稀罕。正如我们回望四五十年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