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读吧 >> 东方历史评论 >> 史料|中国纪行:伊东忠太建筑学考察手纪

手机扫描下方二维码

史料|中国纪行:伊东忠太建筑学考察手纪

原创2018-05-01 伊东忠太 东方历史评论

撰文:伊东忠太

翻译:薛雅明、王铁钧

《东方历史评论》微信公号:ohistory


笔者的亚洲之行,始自明治三十五年三月,止于明治三十八年六月,差不多正好 3年4个月。此间,海道、陆路,行程总计约6万英里。由于费时不长,可谓是行色匆匆,宛若当年日本江户时代快步流星的信使、邮差,故一路行来,多是浮光掠影,乃至惊鸿一瞥,致令笔者不无挂漏甚多之憾。旅途中,与自身学术研究并不密切相关的各地风土世情,却又不免让笔者兴趣盎然。是故,此著述所记内容并不仅限于自己从事的建筑专业领域,而且也将旅途中的各种奇闻、趣事杂糅其中。切莫将此篇文字纯以学术著述看待,视其为海外轶闻趣谈或奇谭可也,愿读者诸君如是览之。笔者先就此行路线做一交代。


第一次旅行,伊东忠太博士(左三)在贵州杨松驿



1


旅行路线


笔者先从日本跨海来至中国,在中国北京作短暂停留,并以北京为此次亚洲行旅 之枢纽。此后,从北京出发,启程赴山西考察。路线为先往张家口,次转山西大同, 尔后折往五台山,再出定州,又归返北京。继之,再从北京出发,行经保定、正定、 顺德、彰德、卫辉诸府,后赴河南开封,又从开封沿郑州、河南府、陕州、潼关、华州一路行来,遂至西安。再从西安依次经咸阳府、凤翔府,越秦岭而至汉中。后从汉中经沔县、广元、剑州、绵州——其间,还行经所谓的西蜀栈道——来至成都。又自成都出发,行往嘉定府,并登峨眉山。随后,自岷江顺水而下,来至叙州府。又从叙州府直下长江,经泸州、重庆、万县、巫山县、宜昌府,遂抵汉口。更从汉口向内陆腹地进发,转向湖南省。先是由水路经岳州至长沙,更向常德行去。由常德再走陆路, 经辰州、沅州、镇远诸府,遂抵贵州省贵阳府。尔后复行如是,翻越诸多崇山峻岭, 行至云南府。又从云南府更经楚雄府,行至大理府,再从大理府经永昌府,前往腾越。 之后,穿过广漠的蛮荒之地,抵达缅甸的八莫。


……


在讲述中国纪行之前,有必要先了解一下中国究竟是什么样的国家。虽然笔者也知读者诸君对中国不无相当程度之了解,或许笔者的介绍纯属多此一举,不免有冗繁之嫌,但姑且作为此次中国之行的背景介绍,先就中国全貌略述一二。


2


中国地理


作者在中国内地旅行的观感判断,此前有关中国人口的统计数字,远远多于实际的人口数。要说理由,先以北京为例,实际的调查统计结果表明,北京人口要比一般人所认为的少得多,大概五六十万。再看西安,举凡地理书载,俱称西安人口在50万以上。亲自到西安府一看,不难发现,西安人口实际不过五六万而已。事实上,中国政府当局所作官方统计也表明西安实际人口数在五六万之间。此外还可以举成都为例。地理书明言成都人口有五六十万,有的还称成都人口60万,甚至80万。但是,据四川省地方当局的调查报告,成都人口不过25万余。其他城镇人口数字,基本同出一辙,俱有虚高之嫌。实际上,于旅途所见中国都市,无不是人口稀疏,是以笔者判定中国实际人口不可能有4亿之多。客观估计,中国人口最多也就3亿左右。总之,公布的中国人口数字,要比实际的夸大许多,这应是已成定论。


3


北方、中部与南方


再述中国全域的地形地势。对中国的地理划分亦见仁见智,众说不一,比如将中国全域划作东、西、南、北四大块者有之。窃以为,以大江大河为界对中国进行地域划分最为合适。照此,则大致可将中国一分而三。


其一乃是黄河流域。黄河源头在西藏东北部。黄河之水自此流向东北,然受阻于六盘山,只好折往北去,可之后又受阻于阴山山脉,于是再转身向东流去,遂至山西境内;又受阻于此地的崇山峻岭,复转正南方向奔腾而去,却又受阻于秦岭山脉,故再次急转向东;而后出河南,并流经山东平原,最后从直隶湾入海。此即黄河流域是也,包括南面的秦岭及伏牛山脉,以及北面的白河水域,俱属之。换言之,整条黄河流经的地域均称黄河流域。


其二则为长江流域。长江亦是源自西藏,从西藏中部一路行来,如长蛇逶迤蜿蜒。长江干流长达1500日里。若加上支流,光长数百日里的水系就有许多,长江支流所覆盖的地域就占整个长江流域面积的几乎一半。整个长江流域,有最南端的云南及贵州北部的一半,还有湖南、江西、江苏、安徽以及湖北省全境,河南、陕西南部近半,以及四川全境。这一地域乃是中国土地最为广袤、最为肥沃的地带,也是气候条件不错的地带。长江流域可谓是中国的脊梁与砥柱。


其三系从南海以及印度洋入海的江河水系的流经地域,此乃中国地理划分的第三个区域。属于这一区域的有浙江、福建、广东、广西诸省的全部,以及贵州、云南南部的一半。流经此地域的江河,计有云南怒江、澜沧江两大水系,以及作为怒江支流的龙川江与太平河,还有从东京湾入海的红河以及从广东境内入海的西江。将此地带称作南方地域并无不妥,其自然环境及气候属亚热带或热带。作者不妨将属于黄河流域的地区称为北方,将长江流域覆盖的地区称为中部,并将从南海、印度洋入海的江河所流经地域称为南方。显然,如此北方、中部、南方的三大区域划分,不仅从地理意义上,而且从人文意义上也是成立的,盖北方、中部、南方三大区域动植物生存的自然环境,以及民风民俗、历史传承、艺术表现风格俱各不相同。


广东、广西旅游许可证与伊东忠太博士在峨眉山使用的金刚杖



4


气候与动植物


就气候而言,作为北方地域代表的北京,因其纬度甚高,故气候相当寒冷,年平均气温11.8℃。较之北京,作为中部地域的上海,其年平均气温则是15.2℃。而可代表南方地域的广东,年平均气温更达20.7℃。因此,即使就气候差异如此显著的事实本身,已有足够理由支持作者上文对中国本土所作的区域划分。再就动物而论,在北方地域往来于各地的双峰骆驼却不见于中部地域。并且,越向南行,则热带动物越为多见。如水牛一类,或穿山甲等,多见于与印度、缅甸接壤的边境地区。岂止水牛、穿山甲,其他热带动物的种类尚有许多。尔后再转向滇西,一路行去,可看到鹦鹉飞翔,其品种繁多,更有被称为“麝香”的动物。凡此热带动物,在中部地域则是见所未见。虎、豹二者,虽是南北俱有,但北方更多,熊罴亦是以北方为多。豺狼以下的小型动物,如狐、獾一类,则是到处可见。至于家畜类,如猪、羊、牛、马、鸡、鹅等动物,地域不同,体型大小亦有差异。其次,植物方面,不同地域亦差异明显。要说南方地域,则是椰林茂密、芭蕉翠绿,更有茂竹丛生,以及叶肉丰腴、被称为“芦荟”的植物。若往滇西行去,其观感与印度游历几无不同。之后,再看中部地域,但见沃土千里,因此也就有水田成片。此外,群山尽为森林覆盖。若是行往北方地域,则恰恰相反,树木几近绝迹。绵亘数百里,望去只是罕有植被的山峦,鲜见树长,偶尔有之,也就是柳树、杨树一类的北方树种。此类树木只长于水畔,至于其他植物,则成活难矣。北方地区旱地作物,种植最多者莫过于高粱。由此可见,中国的南方、中部、北方,地域差异非常明显。如此地域差异也一样反映在建筑上面。对此笔者还将在随后的行旅中娓娓道来。简言之,北方地区,因树木稀少,故纯属木造的建筑罕见,而多是以砖、石为主要建筑材料。此外,若是北方沙漠边上的农家,则先备石料,后和泥浆,并砌石为墙,再葺以高粱秸杆或生长水边的芦苇,之后抹上层泥,遂成屋顶。由于建筑材料匮乏,北方地域尤其是沙漠地区的建筑甚显简陋。但是,一到中部地区,正好相反。但见漫山遍野郁郁葱葱,正是中国的木材产地,于是木造建筑结构在此一地域也就遍地可见。其建筑式样与风格也明显不同于北方地区,如深轩出双抄,又如飞檐翘起,倶为中部地区建筑风格之范式。究其因,毕竟是木材充足,尽可匠心独具。后来,当笔者行至贵州以及滇西南,则发现黔、滇二地的建筑又往北方地区靠近。主要原因依旧在建筑材料本身。如云南一带,系海拔6000尺的高原,尽管其纬度属于亚热带,但高原的自然环境在诸多方面却与北方地域颇为相近。


5


中国历史


其次,还须对中国历史作一番简介。笔者并非历史学家,对中国历史亦未曾深入研究,但总以为,中国历史,概言之,无非就是一部汉民族与其他北方民族生存竞争的历史。汉民族究竟来自何方,迄今未详,然而,多认为应该是来自中亚细亚边缘区域的民族。该民族不断东迁,先是徙至黄河上游,尔后沿黄河来到平原地区,是以生息于斯,并开拓土地,开始农业耕种。其来如斯,故中国最早的帝王——三皇五帝,俱是相继建都于黄河附近。且看,黄帝都于涿鹿,乃今日直隶的涿州;小昊都于曲阜,即山东曲阜;颛顼都于帝邱,即今日直隶的开州;帝喾都于昊,即今日河南偃师;尧都于平阳,即今日山西平阳;舜都于蒲阪,即今日山西蒲州;夏都于安邑,即今日山西安义;殷都于亳。


由是可见,中国最早的帝王都是建都在山东、直隶、山西、河南一带。但是,如同作者前面所言,黄河流域,毕竟是土地贫瘠,生存困难,因此,汉民族又迁徙南下,以占取长江流域附近一带的肥沃土地。是故,原先生息在长江流域的民族为外来者的汉人所逐赶,遂遁往贵州、云南一带,乃至更有远徙印度者。


今日贵州、云南的苗族,以及散居于云南、缅甸、暹罗的掸族人,即当年为汉人所驱逐的长江流域先民的后裔。另一方面,虽然汉人原系北方民族,只因北方大漠的不毛之地令其生存困难,是以想占取南方肥沃土地而开始其挺进中原之攻略。但汉民族却也开始了与北方其他民族从未间断的争斗,如此异民族间的纷争甚至延续至今。


毫无疑问,汉民族是一极为优秀的民族,在秦汉时期,汉民族对其他北方民族占有绝对优势。至南北朝时期,双方力量对比则呈现不相上下之态势。所谓的北朝,无非就是胡人统治的疆域,其版图占有当时中国疆土的一半,即中国北方全域。后来的隋朝,并南、北二朝为大一统帝国。至李唐一代,汉民族的强盛可谓登峰造极,但也正是此时,契丹,即辽国,崛起在今日东北地域,并夺取直隶省以及山西北部。


后来,更有女真,即金国,吞并辽国,并对赵宋王朝维持高压态势,步步进逼。金国虽然终于占领整个黄河流域,但却没能最后夺取整个江南地区。就在宋、金角斗之际,蒙古,即后来的元朝却异军突起,不仅吞并宋、金二国,最终统一中国全境,而且几乎统治了整个亚洲。


有明一代,中原复为汉家天下,然而,原先乃女真部落的爱新觉罗氏又在东北崛起,并最终统一中国全境,且改朝换代。也就是说,南北双方角斗的结果,如今乃是以北方一边的胜利告终。从另一方面看,中国南方的原住民,亘古至今,均未曾参与逐鹿中原的斗争。尤其是生息于云南一带的掸人,虽然在李唐时期建立过南诏国,宋时则称大理国,唐宋期间,其势如炽,称雄一方,但毕竟其远在云南,并不占有参与逐鹿中原之地利,亦国力有限,遂没能对中原造成威胁。大理国最后为蒙古人所灭,成为元帝国版图的一部分。


由此可见,中国历史,其实就是南北民族的生存争斗史。双方争斗,从古到今,一直都在黄河流域附近进行。今日到中国内地旅行即知,在北方地域,昔日的古迹名胜,随处可见。而在江南地区,原本古迹就已不多,更为不幸的是近来又惨遭太平天国军队破坏,可谓是毁灭殆尽。正是如此,作者感兴趣的建筑及相关各种文化艺术的历史遗物,多散见于黄河流域地区,如洛阳、西安等地。因其乃周代以来最为帝王青睐的都城,故得以留存各种名胜古迹至今。


伊东忠太拍摄的中国满族妇女



6


中国旅行常识


在讲述笔者的中国旅行之前,有必要就中国旅行常识以及相关必备条件略述一二。自古以来,中国就有“南船北马”一说。此话绝对不假。中国南方的水网纵横与舟楫之便,为人们的出行提供了极大的自由与有利条件,舟船自是出行者交通工具的最佳选择。北方,却多是荒原大漠,要论最佳交通工具,当然非马莫属。在中国北方,人们或用马拉车,或用人抬轿。马车并无机械动力可驱使,只能根据路况,或用马2匹、3匹、4匹,乃至更多,以作牵拽。轿子类型则多种多样,最简便者,当推2人抬竹轿。普通轿子要3人抬,更夸张者有4人抬乃至6人抬大轿。若无轿、马之便,只能徒步行走,别无他途。在中国旅行,不管采用何种交通手段,不管是骑马、坐轿,抑或徒步行走,一日行程,也不过五六十里,至多八九十里。一般不可能比之更快。若是赶路太过,以致误过驿站、客栈,结果就会是找不到投宿过夜之处。


(一)度量衡


此次中国之旅,最让人头痛者莫过于币值问题。盖中国未有统一的度量衡,致使各省各地度量衡标准五花八门。譬如,若身携若干银两自北京出门旅行,一到其他省域,所带银两币值就与北京不同,已被贬值几许。再到另一行省,又是另一种估值。若往第三省去,则币值又会有些许变动。有人戏谑说,若是行在中国,即使一文不花,最终也会让你身无一文。此话怎说?且听笔者细细道来。假定身揣百元货币出了直隶,来至山东,此百元货币的币值在山东之地已经被贬百分之五,再向河南行去,原先百元此时只剩90元,中国十八行省走一圈,就算一文没花,最初的百元货币也已被贬至乌有。虽然此话纯属玩笑,却也非空穴来风。事实上,中国不仅没有币值统一标准,而且也没有度量衡统一标准。有人曾经收集中国长度计量单位的种类、名称,结果竟有数百之多,终究是一头雾水,莫明其妙。中国各省不仅长度计量单位互不相同,而且,即便是同一省域,亦是长短各异。极端地说,甚至每个人都有各自的长度计量标准。说来滑稽可笑,旅行中,我等一行总不免要在里程上面出问题。从甲地到乙地,要问其远几何,向当地人打听,却是各说不一,问十个人,就有十个不同回答。与其说此乃长度计量在中国未有统一之标准,莫如说是中国人根本就没将所谓的长度计量标准当真过。问某地方官从甲地经乙地、丙地,最终抵达丁地的这一路线全程总长,再换一种方式问甲地到乙地,尔后乙地到丙地,再从丙地到丁地的里程分别多少,最后将甲地至乙地、乙地至丙地、丙地至丁地的三个里程数据相加,结果发现,这3个里程相加的数字,与前面询问从甲地到丁地全程总长的数字,二者并不相吻合。再问该地方官何以如此,其人自会神闲气定告之:全段路程的测量数字与分段路程的测量数据自古以来就相径庭,又何怪之有?如此回答不能不令我等错愕非常。以上说明或嫌冗长,但可以肯定说,中国的里程长度概念确实暧昧不清。同样以例为证,四川省的1里相当于日本的4町10不到;但在直隶省,同样是1里,却比日本的5町还长。更有甚者,有些地方所称的1里,竟有日本的6町之长。结论便是:中国概念中的1里,其长度标准大致在日本的4~6町之间。


(二)通货


其次,再叙中国货币。在中国,银子乃是以“两”为计算单位,而且,1两银子可再细分为10钱。如此计量,系用于以银锭勘算的场合,若是日常通用的货币,则是中间开孔的金属币,与日本以往所用相同。在中国,一个钱币就是1文,大致是1000文左右兑1两银子。但也不尽然,须1200文方可兑1两银子的地方有之,仅800文即可兑1两银子的地方亦有之。此种1文钱币,形形色色,各种各样,品质、大小俱有差异。其大几何?答曰:有直径三四分者,亦有直径七八分以上者。最大和最小的钱币,相差竟有十来倍。此乃中国人用于日常流通及兑换的钱币。对我等日本人来说,使用如此钱币确实有两大不利之处,一是秤衡不同造成损失,二是不同地方不同兑率造成损失。看来要到中国旅行,实有必要自带衡具。中国通常都靠秤杆来行商买卖,然而买卖双方的秤各不相同,故古来有“锱铢必较”一说,总要为多一厘或少一毛而各不相让、争执不下。于日常生活而言,可谓大不方便。有趣的是,在中国流通的钱币中,居然还混有诸多日本的“宽永通宝”。只是,混在中国钱币中流通的“宽永通宝”均为1厘钱,未曾见有币值2厘以上者。在100文中,大致就有五六文是“宽永通宝”。除“宽永通宝”外,中国流通的货币还混有诸多古钱币,笔者就从中发现并收集了汉、唐、宋、元、明、清各朝各代的钱币。


中国旅行的另一不方便之处则是语言交流与沟通。中国幅员辽阔,故地域不同,各地语言差异甚为明显。南方与北方,两个地域,彼此语言不通,绝对是鸡同鸭讲。不过,北京官话大致还算全国通用。可是,若到乡村僻地,北京官话也是无济于事,不乏有需要三重传译才把意思搞清楚之时。窃以为,最易沟通者莫过于笔谈。是故,重要的交谈,比之依靠翻译,莫如借助笔谈更为实际。若要前往中国旅行,还是日常性的旅行用语略知一二为好,在此基础上再借助笔谈,那就不难应付了。


伊东忠太拍摄的北京东四牌楼商店


(三)道路


中国旅行又一难处在于道路。众所周知,中国道路难行是世界闻名,道路从来不加养护,故路状只能是每况愈下。尤其是进入雨季,道路尽是泥泞,若以马车代步,即便是用3匹或4匹马拉,以日本长度计量单位“日里”计之,一天充其量也就走三四日里。若遇大雨滂沱,甚至无法启程上路。行路难,堪称中国旅行最为不便之处。此外,中国各地客栈、旅舍设施太陋,此亦是毋庸赘述之事实,有时不得不在比乞丐容身之处更脏污不堪的所在过夜。因此,旅行者还须自带寝具才好。有的地方,旅行者投宿的人家并不向借宿者提供餐具与食物。虽说出门在外,不妨将就凑合,只要当地人能予果腹,旅行者亦可来者不拒,照吃不误,但依愚见,只要认定前往之地是个饮食提供方面并无保障的所在,还是自带一定数量的食物上路方为上策。


此外,要到中国旅行,若说有何需要准备在先者,窃以为,无非是对中国历史与中国地理的了解。假如对二者近乎无知,则中国旅行不免会是大煞风景,其乐趣十不足二三,致使对旅途风光及风土世情冷漠、麻木,遂对中国旅行厌倦至极。就算不是为一饱眼福的异国游,即便是以学术研究为目的,如果对中国历史与中国地理无从了解,也将会困难重重。所有与中国相关的研究内容,都与中国历史与中国地理关联密切,尤其是笔者自己的研究项目,就更是与中国历史及中国地理关系密切。所幸中国各地,各府各县都有称作《府志》与《县志》的文献,有关此地的地理、历史,以及相关的世风民俗、物产所出,俱有详细记载,因此,大有必要对此等《地方志》细心披览。


若在《地方志》一类文献上没有下足工夫,则相关研究将不免步履艰难。至少,像《大清一统志》之类是必须详加披览的。笔者此趟中国之旅,终究是中国相关的知识储备有所不足,是以造成笔者的诸多不便,常常浪费时间并影响研究工作。为此,忠告拟往中国旅行的日本人,行前对中国一般的历史、地理,以及旅行目的地的历史与地理,务必多加了解。


7


宗教


若与笔者相同,进行的是建筑以及与建筑相关的艺术领域研究,那么,所需准备者,除一般历史、地理方面的知识外,还得对中国文化的沿革与变迁有所了解。其中,以宗教方面的知识最为重要。众所周知,世界上任何民族,与其最为密切相关的文化内容,一是宗教,一是艺术。对该民族所信奉宗教的沿革及其性质若能了如指掌,则与此宗教相随相伴的该民族艺术的沿革及其性质也就了然于胸。只是,中国的宗教史说来话长,请恕笔者此处暂且略去不谈。今日中国宗教,乃是多教杂处共存之状况。在当今各种宗教中,居首者当推佛教中的一派,曰“喇嘛教”,此系中国影响最为广泛之教派。众所周知,元初,西藏八思巴被元世祖忽必烈大帝封为国师并传喇嘛教。后来,至明代中期,宗喀巴整合的新教被称为“黄教”,八思巴派所传喇嘛教派则被称“红教”。“红教”与“黄教”之称,缘于八思巴派僧众衣物用红色,而宗喀巴派一方则着黄衣。当今黄、红二教,以势力论,黄教占有压倒性绝对优势,传承宗喀巴衣钵者,即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于今日中国佛教而言,喇嘛教派之外,传统佛教已是萎靡不振,说深受喇嘛教派压制亦言不为过。思往昔,迄李唐时期,传统佛教盛极一时,竟有宗门十三,然时至今日,却是十三宗门尽归禅教一门。佛教即为禅宗,禅宗又分五家,曰法眼、临济、沩仰、云门、曹洞。但禅宗教门的来龙去脉,于今即便是佛门僧人也少有了如指掌者。在笔者中国之行中,但凡拜访佛教寺院,询问寺中僧人所奉宗门为何,能够明确告知者,十人之中竟无一人。被问僧人开口闭口只称所奉者乃禅宗是也,至于禅宗的五家禅又如何区别,则鲜有知其然者。名闻遐迩的天台山乃是天台宗祖庭,可如今却已是改奉禅宗。还有五台山,原本也是奉华严宗门,可时至今日,五台山佛教寺院,已是十有六七归与喇嘛教。概言之,传统佛教所谓宗门,今日已是名存实亡,唯剩禅宗一派。继佛教之后,道教乃今日最为强势之宗教。有关道教,姑且略去不述。道教之后则是儒教,要说儒教本非宗教一类,却不无宗教况味于其中。儒教之后为伊斯兰教,伊斯兰教徒遍散国中,几乎无处不有,伊斯兰教徒持伊斯兰戒律,虔诚至极。最后则是基督教,基督教分天主教和新教二种,众所周知,于今已有诸多外国传教士在华传教。


8


大同府与云冈


自阳高县始,所行路线,折向西南。来到王官屯时,已是酷暑逼人,尽管户外凉风习习,温度计却显示温高为115℉。此地建筑有观音庙。第110图系此观音庙写生。从王官屯继续前行,终于来至聚乐驿。此地有一崇宁寺,崇宁寺建筑颇有看点。第110图所示者,即崇宁寺建筑细部。我等一行,行行复行行,过三十里铺,为溯西洋河源,一行人转而登高往上(海拔约4700尺),尔后再向西直下,来至谷底,遂见河流横亘在前。此即玉河,流自内蒙古,最后注入桑干河。渡过玉河,但见一处城郭屹立在前,城内商铺数千,栉比鳞次,户列门盈,直是通都大邑之气象。此城郭即大同府,海拔4300尺,距张家口正好370里。


大同乃昔日北魏之都城,曰“平城”。北魏王朝为拓跋氏政权,拓跋氏属鲜卑族,崛起于五胡十六国乱华之时,最终吞并北方诸邦,建立北朝政权。后来,大同为辽国所属,名叫“西京”。至金代,此地依然叫“西京”。是故,大同不乏北魏及辽、金二代的历史文化旧迹,堪称一情趣别致之古城。有关府城内大华严寺、善化寺等,笔者此前已在建筑学杂志第189号撰文介绍,恕笔者不再赘述。第111图乃大华严寺;同第111图则系大同府衙二道门,造型甚是别致。如此形制,在日本,似乎见于镰仓时代,故此门建造年代恐在明代以前。


又从大同启程,向西行往归化城。我等一行,沿武周川行约30日里,遂至云冈。云冈者,一寥落寒村而已,但却有一石窟寺。有关石窟寺,笔者亦已先前撰文介绍在建筑学杂志第189号,此处补叙一二。


石窟寺起造于北魏明元帝神瑞年间,于北魏孝明帝正光年中竣工,历七朝七代皇帝,耗时百余年方告功成。其建造之早,远早于日本推古朝。依笔者所见,此石窟寺建造风格与古代印度犍陀罗佛教艺术可谓是一脉相承。


当年北魏势力盛极一时,西域四十余国皆来朝贡,甚至有从西天竺前来朝觐者。当时的高丽,亦是每年必来献贡。北魏时期,前来朝贡的西域诸国,以波斯(即萨珊王朝时期的波斯)、阿富汗、嚈哒等国路途最为遥远。只是,彼时,大月氏的犍陀罗国受到嚈哒打压,国家已濒临灭绝,故史书不见犍陀罗国正式遣使朝觐之记载,但当时犍陀罗与北魏之间保持联系则毋庸置疑。


当时,西域诸国俱奉佛教,故西域诸国的艺术也是必属犍陀罗艺术无疑。窃以为,此乃北魏艺术何以与犍陀罗艺术一脉相承之原委,亦是后来北魏艺术何以传入朝鲜半岛之缘由。朝鲜半岛的佛教传来,最早可溯至前秦苻坚时期。但在那之后,中国佛教依旧不断影响朝鲜半岛,北魏的佛教亦然。第112图系云冈写生。其中,从(ロ)到(ト)为此前载于建筑学杂志第189号文章内容之补遗。


凡此建筑,纯属西域风格,与先秦及两汉以来汉民族地道、纯正的建造手法大相径庭。只是关于此话题,另日再作深入探析。不妨言归正传,且谈石窟寺。云冈石窟寺的发现纯属偶然,原先做梦也想不到此地竟有拓跋氏时代遗迹。当初,只是想搜寻大同境内辽金二代遗物,石窟寺的意外发现自然令人欢欣鼓舞。可惜,由于种种原因,加之日程安排亦有问题,致使没能对此珍贵的历史文化遗迹用心考察。


根据历史文献记载,笔者判断,大同附近一带,应有拓跋氏历代帝王墓陵,以及其他北魏时期古迹。非常遗憾,笔者不得不放弃云冈考察的绝好机会。倘若此后行走路线改从大同向西经朔平至归化,进而深入西边的沙漠地带,定能有幸寻见昭示石窟寺与西域二者相关联的古代遗迹。想到此,西行之念实在是蠢蠢欲动,甚至难以抑制。实在可惜,假如此次旅行只是笔者孑然一身,别无他顾,恐怕就会在大同多待几日,尔后从归化城溯黄河而上,进入甘肃,最后再行往土耳其。


我等一行从大同出发,望五台山而去。由于是抄近道而行,所以一路少有人烟,尽是荒山野地。启程后,出大同府城南门,南行10里许,武周川跃然眼前。过河之后,极目所至,大平原一片苍茫,惟见牧草蔽野,却看不到农地开垦,也见不到树木生长。除了原上离草萋萋,映入眼里的就只是道路两边绵延数十里的逶迤山脉。行30里许,来至一村庄,村名就叫“肥村子”。已是晌午时分,须在此觅果腹之物。然而我等一行能吃到的只是一种状似杂草、称作荞麦的麦粉蒸饼,仅此而已,再无其他佐食与充饥之物。无奈饥肠辘辘,我等一行总算将此感觉怪异的陌生食物塞进肚里,而后继续赶路,向南行去。但见平路逐渐远去,山路迎面而来。转入山道后,坡越行越陡,山越来越高,四周景色亦愈显荒凉、旷寞,路旁山边,时有狐獾出没。日暮时分,来至一处叫“南米庄”的村落。此处荒村的贫寒凋敝,实是超出常人想象,我等一行的过夜之处,比猪圈还要污秽不堪。虽然对投宿之地栖身之处的脏污早已见怪不怪,并已经习惯将就对付,但此处的脏污却实在是太过不堪,于是,一行人只好寻一古寺叩门求宿。想不到寺中可宿夜之处亦与猪圈一般无异。无可奈何,一行人在此巴掌大的南米庄中来回找寻,最后总算在一民家找到栖身之处。这是一户善良人家,主人甚至为客人腾出自己的房间。我等一行总算有下榻之处,夜里得以安然入睡。




本文摘自《中国纪行——伊东忠太建筑学考察手纪》(中国画报出版社,2017年11月出版)












点击下方 蓝色文字 查看往期精选内容

人物|李鸿章|鲁迅胡适|汪精卫俾斯麦列宁|胡志明|昂山素季裕仁天皇|维特根斯坦|希拉里特朗普性学大师|时间|121518941915|1968|1979|19914338地点|北京曾是水乡|滇缅公路|莫高窟香港|缅甸苏联|土耳其熊本城事件走出帝制|革命|一战|北伐战争|南京大屠杀|整风|朝鲜战争|反右|纳粹反腐|影像朝鲜古巴|苏联航天海报|首钢消失|新疆足球少年|你不认识的汉字学人余英时|高华|秦晖|黄仁宇|王汎森|严耕望|罗志田|赵鼎新|高全喜史景迁||拉纳?米特|福山|哈耶克尼尔?弗格森|巴巴拉?塔奇曼榜单|2015年度历史图书2016年度历史图书2015最受欢迎文章2016最受欢迎文章2017最受欢迎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