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读吧 >> 比特港大数据 >> 债务大爆发,中国30%的家庭不堪一击!然后呢?

手机扫描下方二维码

债务大爆发,中国30%的家庭不堪一击!然后呢?

2018-05-01 刘晓博 比特港大数据
单击标题下「比特港大数据」可快速关注

最近,一篇题为《债务大爆发,中国30%的家庭不堪一击!》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屏,因为它引爆了城市中产的集体焦虑。

 

文章的主要观点是:

 

1、从2007年到2016年,中国家庭的债务率翻了一倍多。已经有超过1/3的家庭属于高负债家庭。

2、根据西南财经大学教授甘犁的研究,在中国家庭的资产中房地产占比已经达到了68%,而北京和上海更是高达85%

3、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所谓的中产啊!所谓的中产阶级,听上去非常体面,但是事实上,它有另外一个名字叫苦逼。

 

那么问题来了:这篇文章说的事实吗?

 

我们先算算账,看看从2007年末到2017年末的10年里,中国家庭的“杠杆率”是否增长了一倍多。

 

家庭杠杆率(负债率)有很多计算方式,其中最常用、最便于计算的是GDP方式,具体是用“全国家庭总债务”除以“当年GDP”。中国人的债务比较隐秘,因为存在大量的亲友借贷、民间借贷、网上借贷,所以很难计算中国人的“家庭杠杆率”。

 

我们可以简化一下,用金融机构的“住户贷款”除以“当年GDP”来观察。2007年末的住户贷款余额是5.07万亿,当年GDP24.7万亿,所以我们可以算出“居民家庭银行贷款的杠杆率”是20.5%

 

2017年末,住户贷款余额上升到了40.5万亿,当年GDP82.7万亿,“居民家庭银行贷款的杠杆率”是49.0%

 

此外我还顺便说一句,2007年末到2017年末,中国的广义货币M2增长了3.2倍,但居民从银行贷款的余额增长了7倍。所以,M2增长放慢未必能让楼市上涨减缓,因为背后还有大家“一致性”的举动(都去买房)对楼市的影响更为直接。

 

所以,过去10年中国经济增长的谜底就揭晓了:第一增长力,来自居民家庭的“加杠杆”,其次才是企业加杠杆、政府加杠杆。

 

此前我在专栏里计算过中国家庭的杠杆率。根据住建部发布的《201711月份全国住房公积金运行情况》,截至201711月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余额是4.5万亿元。此外,中国人还有巨大的民间借贷、亲友借贷,其规模不亚于公积金贷款。

 

这样,我们可以计算出当前居民家庭的总债务至少是:40.5万亿的银行贷款、4.5万亿的公积金贷款、4.5万亿的民间借贷亲友借贷,总计49.5万亿。

 

则中国家庭的总杠杆率为:49.5÷82.7=60%

 

居民家庭总债务占GDP的比重达到60%,虽然不是世界最高,但已经应该引起足够的警惕了。目前日本的家庭杠杆债也不过62.2%,至于新兴市场国家的平均水平在37%左右,美国则达到了79.4%

 

所以,《债务大爆发,中国30%的家庭不堪一击!》关于中国家庭债务的描述是基本属实的,但至于是不是“30%的家庭不堪一击”我没有具体数据。但在大城市里,估计也基本属实。但是请注意,很多家庭的不堪一击,不是因为购买首套房,而是因为购买二套房、N套房。

 

那么第二个问题出现了:30%的中国家庭负债严重、不堪一击,未来将发生什么?国家将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其实,这个问题才是最重要的。从中,我们可以发现中国经济这些年的基本逻辑,也可以预测未来楼市、经济的走向。

 

我们都知道,经济是有周期的、金融也有周期。对于这种周期,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奉行自由市场原则,虽然会逆向调控,但不会直接干预周期。我们可以看到,在2008年前后的全球金融风暴中,美国去杠杆的过程非常惨烈,很多人失业、很多大企业破产。这种惨烈,反而让美国经济快速“出清”,很快启动了一轮新的牛市,因为美国率先开启了新一轮工业革命。

 

中国则不同,我们强调市场的同时,还强调政府的主导作用。中国对经济周期、金融周期的干预,是非常直接的,也是极为有效的。尤其是对主要资产价格的控制,非常厉害。由于经济转型尚未成功,房地产其实是第一龙头行业,是内需的主要拉动者,还影响到政府全部收入的接近40%

 

所以,中国对房地产周期的管控远远超过了股市。股市里只有国家队护盘,楼市里不仅有国家队,还有更为强大的地方队。一个城市的政府,看护一个城市的楼市,盯人防守,你想暴跌是没有可能的。因为暴跌就意味着地方政府经济严重下滑,财政收入严重下滑,地方官员的“顶戴花翎”将出问题。

 

中国大规模的城镇化已经进行了20多年,用前住建部副部长仇保兴最近一次演讲的话说,中国的房子已经足够住了。所以,如果我说:中国至少30%的家庭已经拥有了自己的住房,并基本还清了房贷,应该大致接近于事实吧。

 

好了,30%的家庭已经买了房子,并基本上还清了房贷(或者说因为买房早,房贷压力不大了)。现在还有30%的家庭买了房子,房贷压力沉重,不堪一击。

 

这样我们算出来:60%的中国家庭不愿意看到房价下跌,对吧!

 

60%以上的民意支持,有自身利益的需求,政府会怎样对待楼市?

 

其实过去20多年,中国在楼市的玩法一直是:


通过房价上涨,吸引家庭购房→家庭购房后按揭压力沉重,财务状况不堪一击→政府印钞,货币对内贬值,家庭收入提高,房贷压力减轻→新的购房家庭出现,财务状况不堪一击→政府印钞,货币对内贬值,家庭收入提高,房贷压力减轻……

 

于是,一轮一轮的量化宽松,解放了一轮一轮的购房者。所以我之前在专栏里指出过:在中国,真正的购房按揭只有10年,以后的钱基本上被通胀化解了。

 

看懂了这个基本逻辑,就应该早点在“有人口显著增量的、高级别的中心城市”买房。买得越早,被解放得就越早。你的焦虑期其实最多只有5年,因为5年完全可以开启一轮新的经济、金融周期,房价就会大涨不少,你就会账面盈利。至于自用的,实质性的按揭只有10年,10年之后压力大减,到了还贷款的第25年以后,你甚至会怜悯银行的。

 

所以,当30%的中国家庭不堪一击的时候,你作为一个房奴完全可以快乐生活,因为你已经站在多数人的阵营里,而且政府也站在你这边。你只需要坚持几年,最多5年。

 

互联网是贩卖焦虑的地方,越焦虑点击率越好,写文章的人越赚钱,他还房贷的压力越小。如果你相信了,影响到自己的情绪和生活,就SB了。

 

所以,最好是99%的中国家庭不堪一击,债务负担沉重。那样,今天晚上央行就降准降息,明天钞票就蜂拥而出。

 

有人会担心:那样,中国不早晚变成委内瑞拉、津巴布韦吗?别担心,你在地球上见到过比中国人更勤奋的民族吗?中国的经济转型正在不断推进,深圳、上海、北京、广州、杭州等城市已经基本完成了转型,还有一大批城市也在快速进步。中国不是日本,也不是俄罗斯,更不是津巴布韦、委内瑞拉。去看看全球每年的PCT发明专利排行榜吧,中国已经超过日本跃居全球第二,华为的每年研发经费两三年后可能达到全球第一(目前是全球第六)。

 


这就是当今的中国:问题很多,但进步很大。如果你总是用悲观、质疑的眼光看这个时代,你将注定贫穷、注定缺乏幸福感,陷入到自我设定的魔咒里不能自拔。相信未来、积极参与、但不冒进,才能享受到时代的红利。

 

最后再多少几句:


常有读者在后台留言,指责我是“房托”。其实我看淡中国80%以上城市的楼市,认为它们在未来很难跑赢“真实通胀”。因为中国的城镇化,正在变成“大城市化”、“大城市圈化”。我经常谈楼市的原因,是想告诉大家转型时期中国经济的逻辑,让城市中产找到保护自己的途径,而不是被贩卖焦虑、虚假投资机会的无良之徒掠夺了财产。挣钱已经很不容易,守住自己的劳动成果更难。有多少秃鹫在我们头顶逡巡盘桓,随时准备掠夺无助的中产。



延伸阅读:


债务大爆发,中国30%家庭不堪一击!

债务大爆发,30%中国家庭“不堪一击”!


从2007年到2016年,中国家庭的债务率翻了一倍多。


已经有超过1/3的家庭属于高负债家庭。


前不久,深圳中兴网信科技有限公司的一研发组主管欧某,以最决绝的方式,从中兴通迅大楼一跃而下,与世长辞。虽然事件的发生很极端,也很个案,但从这事件背后,能看出很多残酷的现实。


家有老有少,还有一身债务,此时面临被裁员,未来出路何在?想到这些现实问题,产生焦虑也是可想而知。


为何焦虑,因为债务!




真正的中年危机是穷




2017年的最后一个月,元旦在即,春节在望,大家都在期盼着合家团圆。

 

可就在这个时候,来自深圳中兴网信科技有限公司的一研发组主管欧某,在 12 月 10 日这一天,面对公司的强制性劝退,他用最决绝的方式,从中兴通迅大楼26楼一跃而下,与世长辞。

 

剖析悲剧,大家讨论的焦点是欧某深陷中年危机,上有老,下有小,还有两套房贷,而妻子又没有稳定工作,全家的负担都扛在自己一人身上,有些难堪重负。



 

结果屋漏又偏逢连夜雨,单位辞退成了压垮欧某的最后一根稻草,看着自己年近半百却两手空空,情急之下就有些想不开了。

 

斯人已去,伪砖家不好评判什么,只是从这个悲剧中看到了中国中产阶级的脆弱,即便有两套房,也仍旧“难堪一击”。这不是个人的悲剧,而是社会性的悲剧。

 

谈到人到中年油腻腻的种种心酸,所谓中年危机,最大的原因还是穷——钱不够。大部分的事看起来很复杂,但归根到底还是能用钱来解决的。

 

工作上班如此,孩子择校也是如此,父母看病请医生更是如此,腰包硬,腰杆子才能硬。一个钱包干瘪的中年,估计过得也会很憋屈。

 

不难想象,跳楼之前,欧某一定在为钱发愁,心心念念的是这份工作如果丢了,这个家怎么办,下个月的房贷怎么办,思来想去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人很容易就走向极端。

 

一般来说,有房的人多少和中产靠点边了,但很多人听到这个标准还是个个哭穷。

 

因为家里是有几百万的资产,但同时也有数百万的债务啊。




除去债务还剩多少财富




无论是中产还是小康,中国家庭里,房子都是家庭资产配置的重中之重。

 

根据西南财经大学教授甘犁的研究,在中国家庭的资产中房地产占比已经达到了68%,而北京和上海更是高达85%。


2016到2017年,是中国人“财富大增值”的一年,在这一年期里,只要买了房,财富就直线上升。一年时间里,全国地产总价上涨了50%以上。也就意味着中国人的不动产财富总值增长了一半。如今北上广深杭多的是资产数百万的中产,而数百万的资产基本就是那套房子。

 

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房子毕竟不是全款买的,基本都有房贷。财富盛宴的背后,是老百姓加足了杠杆。财富升值的背后,是锁定了未来25年以上的现金流。

 

中国城市家庭的负债比例在不断增加,住房按揭贷款成了家庭负债的主要组成部分,简直可以说家庭的债基本都是房贷。当财富盛宴到了最高潮的时候,人们突然发现——财富是增值了,但钱没有了。

 

之前网络上还流传一张各个阶段的财务自由标准。第一阶段,菜场自由,想买什么菜就买什么菜;第二阶段,饭店自由,想去哪儿吃就去哪儿吃;后面几个阶段分别是:旅游自由,汽车自由,学校自由,房子自由,国籍自由......

 

在工资不涨,其他都涨的大环境下。很多人原以为自己已经实现了菜场自由,后来去了一趟菜市场,看了一眼进口水果和海鲜,还是被自己穷到,原来连自由的门槛都没摸到。

 

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所谓的中产啊,只有有钱的,有点钱的,和没钱的。所谓的中产阶级,听上去非常体面,但是事实上,它有另外一个名字叫苦逼。

 

在中国,已经有超过1/3的家庭属于高负债家庭,财务状况非常脆弱,不堪生活一击。客观地说,大部分人其实是“被中产”的,而高负债才是大家的生活常态。




30%中国家庭“不堪一击”




钱少了,债多了,劳动收入增加却不明显,这对于普通人来说意味着极高的债务风险。

 

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自己住的房子,如果不抵押融资、不卖掉,那就是涨到天上去其实没啥卵用。

 


但眼下就到了另一个问题,那就是现金流,资产固然增值了,但贷款还是要还的,生活还是要开支的。

 

在过去的好年景里,预期收入会一年比一年高,大家都信心十足,纷纷借钱买房和提前消费,所以,房价和消费都节节攀升。“新中产”、“消费升级”呼之而出,仿佛美好生活就唾手可得。

 

表面上看,家庭资产包越来越大了,有钱了。可实际上,这种富裕其实很脆弱,杠杆挺高,现金流挺紧张。普通收入家庭与低收入家庭除了房子,可能已经所剩无几。一旦有意外,比如再遇到加息或者家庭成员生病、失业,现金流很可能就会出现问题,基本就得歇菜了。

 

最糟糕的情况,家庭可能就不得不变卖房产,到头来一场空。

 

根据麦肯锡的一项调查,2022年前,中国整体债务规模将达到355万亿,届时76%的中国城市人口将被视为中产阶层。

 

在这些人当中,有多少人会是还不起钱的债务违约者呢?另外,就算还的起钱,但背负债务的人们会真正感到幸福吗?被冠以“中产”的标签,说的并不是有多荣耀,而是说有多苦逼。

 

有很多年轻人,在毕业之后,从事各种劳心劳力的工作,发誓要努力赚钱,好在35岁就退休,去从事他们真正有兴趣的事业。

 

但是等他们真的到了35岁,却发现自己背着巨额贷款,要付子女的学费,要养房子,还要养车必须加倍努力,继续把自己累得半死。

 

目前,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房子和孩子已经把一半以上的年轻人都拍死在沙滩上了。而作为一个中年人,最怕的就是失业,最怕的就是被淘汰,最怕的就是减薪,美好生活的重担都扛在两个人的肩上,上有老下有小,只能乖乖打工还债。

 

被高负债绑架的家庭不堪一击,容不得一丝变故。以为有套房,其实是房子的奴隶。以为自己有大量的财富,其实根本花不了。


中国人提前到来的“中年危机”!


焦虑的年龄在下沉。认识的不少年轻人都染上了一种“中年人气息”。

 

在二十五左右,本该充满干劲的年纪,却笼罩着原本中年人才有的危机感,眼神涣散、唉声叹气,甚至混吃等死。




90后的焦虑




25岁的中年危机,是因为对现实和未来的无力感。

 

有个读者,现在在三线城市银行上班。她跟我说现在的工作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一切都很安稳,但一眼就能望到自己20年后的样子,想想就有些可怕。

 

但是,她也不敢轻易放弃现在这份体面的工作,毕竟要养活自己,而且在她们这样的地级市辞了这个工作,再想找个不错的Offer太难了。

 

的确,小城市机会很少。但这并不只是地级市和小县城年轻人们的危机,如果把这个危机放到一线城市,那只会更加残酷。

 

1个月房租顶半个月工资,1套得体的职场西装相当于半个月工资,说得夸张一点,工资无非就是房租加西装。那吃什么,吃土呗,想想就让人心酸。

 

而年轻人群之所以还愿意呆在这么残酷的一线城市吃土奋斗,是因为这里有全中国最多的机会。但即便如此,在阶层固化越来越严重的中国社会,一线城市的机会仍然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北大清华的高材生都愿意屈尊了,一想到世事险恶,25岁的你也只好找个差不多的工作凑合干。都说年轻真好,但或许你真没觉得有多好,又穷又傻,还特别怂。唯一的口号就是青春万岁,爱咋咋地。可是,青春特么的没有万岁,一溜烟就跑完了。

 

所谓人生的危机,是从你第一天上班起,就能看到你最后一天上班的样子。但更无奈的是,你无法改变现状,任凭被命运的洪流不断冲刷,磨平了棱角,也磨平了朝气。

 

在这种环境下,25岁的年轻人到底是不是中年危机?在这种世界里,25岁的年轻人怎么可能不焦虑?

 

谁也不想焦虑,只是看不到希望。




所有人的危机




“中年危机”,这既是一个年龄话题,其实更是一个时代话题,是国家经济面临的危机。

 

中国经济的增速正在趋缓。从20年前的两位数,降到如今的不到7%,之后的增速还会持续走低。

 

从供给端和需求端看,中国经济近年来的高速增长主要得益于人口红利、技术红利和全球化红利。

 

人口方面,老龄化日渐严重。目前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已突破2.3亿,占总人口的16.7%。以往以人口众多而低成本红利著称的中国,将面临来自印度的巨大挑战,中国制造业的低成本优势将更加不可持续。

 

技术红利的减弱,最先出现在IT、通讯、互联网行业,并将逐渐向其他行业扩散。1名中兴通讯的高阶主管表示,中兴的中国手机事业部将有超过20%员工遭到解雇。今年年初,华为也采取了45岁必须退休,大规模派往海外等变相裁员措施。

 

全球化方面,伴随着特朗普的上台,英国脱欧,德国、法国等国家保守主义政党崛起,全球化第一次遭遇重大的危机与挑战。


中国作为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未来将越来越受到反全球化的冲击。如今,欧盟、日本、美国相继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WTO的紧张态势已经众所周知。

 

这些因素都预示着中国经济目前正面临着严峻的考验,内忧外患,整体大环境不容乐观。而时代席卷而过,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危机的中年背后,90后又怎能逃脱?




提前中年危机的中国人




近年来,GDP增速出现明显下滑,2016年前三季度增长仅6.7%。

 

在GDP放缓的背景下,你压根不可能指望社会薪资收入有明显提高,但与此同时,房价的在这些年仍旧保持畸形增长。

 

目前,在目前中国的一二线城市里,月入万元是很平常的事情,这比起二十年前中国人的平均收入,已经有了非常大的提高。但是现在的人却感觉比以前过得更苦,生活更穷。

 

因为月入一两万,同时各项开支也在明显增大,尤其是与房产相关的开支,导致能存下的钱越来越少。这种收入赶不上生活成本的感觉,正在向中国广大的年轻族群蔓延,由此形成了“25岁中年危机,35岁财务崩盘”的困局。

 

根据中国经济趋势研究院的数据:今天中国家庭人均财富为16.91万元,与2015年相比,家庭财富增长幅度为17.25%,然而,看似不低的财富增长完全赶不上房产的增值速度。

 

和2001年相比,我们的平均收入增加了不到4倍,而一线城市的房价增加了至少十二倍。也就是说,收入每增加一块钱,房价就会增加不止三块钱。这个收入与房价差距比,便是造成今天年轻人越来越失去斗志、陷入“中年危机”的重要原因。

 

资产恶性通胀,消费低迷通缩,这两者增长的速度差距,全部由职场中的底层人士来买单。


如此巨大的压力之下,别说什么中年危机感,甚至连患上抑郁症也应该是普遍现象。年轻人的生活和心灵在沉重的压力之下扭曲变形,导致没有奋斗的动力,缺乏朝气。

 

有不少人的想法已经变成:反正没有出头之日,奋不奋斗都一样,那又何必奋斗呢?还不如整天好吃好喝,不思进取,去追求所谓的小确幸。

 

但是生活还在继续,也必须继续。很喜欢罗曼·罗兰在其《米开朗基罗》一书中说到的一句话,“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免责申明:文章只提供股友讨论,不得构成投资建议。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转载自刘晓博等,若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删除

点这里下载比特港股新闻大数据APP,掌握第一手价值资讯